浙江打黑除恶“1号案件”侦破纪实

编辑:凯恩/2018-11-11 01:22

  

  他们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陈旭民。此人系义乌赤岸人,身材高大、壮硕,孔武有力,学过几招“三脚猫”功夫,在柯桥已混了好几年,打架斗殴以凶狠出名,在柯桥颇有些名气。为了将陈旭民收归门下,并使之心甘情愿地听从自己的使唤,贾建军采用了“奖励机制”。托运部每托运1个货包,“奖励”陈旭民0.5元。陈旭民粗粗一算,一年约有30万元至50万元入账,立刻满口答应。他陆续召来自己的20余位狐朋狗友,集中吃住,统一指挥,平时组织货源,发现有“乐清帮”、“四川帮”在组货、运货,立刻集合进行拦货、拦车,殴打组货、驾驶人员。这一招果然有些作用,“乐清帮”、“四川帮”一时有些收敛。但近似暴利的高额利润,使得“乐清帮”、“四川帮”孤注一掷,也纷纷招集打手。“四川帮”中以牟老七、牟二东、牟三东三兄弟为首的团伙人员最多时达100余人。三方对峙,流血冲突时有发生。城府较深的贾建军暗地找到牟老七,试图用每年30万元钱“招安”牟老七,条件有二:一是绝对不能对外人说我给了你保护费,否则,在社会上我贾建军没面子;二是你们不要再搞柯桥至北京的货运经营。“30万,能管老子玩几个妞呀?”牟老七一声冷笑,根本不买贾建军的账,扬长而去。

  义乌这片神奇的土地,改革开放以来,孕育创造了无数奇迹。贾建军,这个上溪镇贾伯塘村祖祖辈辈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村青年,自然不甘过祖辈那平淡无奇的生活,初中毕业后,便融入了商城的经商大潮。“小本经营,只能博些蝇头微利。”在看守所,贾建军谈起往事,依然颇有感慨。凭着他的辛劳与精明,经过七八年的商海搏击,贾建军已有了数十万元的积累。

  “家之妖孽,逆子恶媳;国之妖孽,贪官污吏”。如今,吴新华等人已被逮捕归案。涉嫌领导组织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抢劫罪、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故意毁坏财物罪、非法持有枪支罪的贾建军,于2001年4月17日在携情妇旅游途中被金华市公安局民警抓获。尽管贾建军百般狡辩,但专案组民警成竹在胸,与之斗智斗勇。经过连续一个多星期抽丝剥茧般的审讯,在大量的证据面前,终于彻底摧毁了他的心理防线,贾建军才不得不对自己的罪行一一招认。

  二 巨额的利润,促使贾建军等人在协商后铤而走险:雇佣社会“烂仔”、“武艺高超”的“高人”来组货、拦货,对敢于对抗的一律用“拳头”、“砍刀”伺候!

  柯桥至北京线路货运生意如此之好,惹得两伙人眼睛发绿,一伙是在柯桥经营的“乐清帮”,一伙是在柯桥经营的“四川帮”。为此,“乐清帮”、“四川帮”在柯桥附近均设立了托运部,明里暗里组织到北京的货源,使贾建军经营的托运部生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贾建军便依据当地政府“一点一线”的经营原则,到处投诉,然而收效不大。继而组织人员四出拦阻,收效依然不大。眼睁睁地看着碗里的肥肉一块一块地被人夹走,贾建军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连连召集人马召开董事会,商讨对策。

  “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不废你们几个,真不知天高地厚了!”贾建军立刻组织策划了一系列斗殴事件。根据分工,让姚梦华组织陈旭民、陈新民、龚建军、朱恒兴、吴朝阳、楼顺成等近20人,于1995年3月下旬,天天在柯桥检察院附近公路守候,遇有“乐清帮”、“四川帮”装有货物的汽车开过来,即进行拦截、殴打。同年3月31日,陈新民等发现有“乐清帮”的货车开过来,10多名打手立刻蜂拥而上,不分青红皂白打碎汽车挡风玻璃,并将无辜的驾驶员徐恒利、徐恒成拉下车子进行毒打,凤凰娱乐(fh03.cc)造成徐恒利被打后脾破裂切除,属重伤,徐恒成轻伤。1995年4月20日,又指使姚梦华组织陈旭民等人携带马刀,左手戴白手套,守候在柯桥铁路道口,对“乐清帮”的货车进行拦截。驾驶员、押运员见状弃车而逃。陈旭民等人立刻追杀,一阵乱棍将驾驶员王夏根打趴在地,致使他的肝、心包、膈肌破裂,属重伤。1996年8月底,陈旭民等人发现韩志根、林进泉在组织到北京的货源,立刻赶往现场,对韩志根、林进泉大打出手,致使林进泉脾破裂被摘除,属重伤,韩志根被打脱五颗牙齿,属轻伤……

  “贾建军被抓起来了!”这个消息在浙江义乌不亚于一场地震。这个自诩在北京吃饭必有三四个部级干部陪同的“联托运大王”,这个拥有每天义乌至东三省火车货运19个车皮、月赢利达百万元的公司董事长,在义乌可谓是声震瓦屋的“重量级”人物,怎么一夜之间,竟成了阶下之囚呢?

  贾建军通过这四招,终于形成了义乌、东阳、浦江及宁波、温州等地到东三省的货运市场的垄断地位。随着运价的全面上涨,他们疯狂地牟取暴利。从1999年底至2000年底盈利达1300多万元,今年以来月利润均在100万元以上。贾建军本人则住豪华别墅,乘奔驰轿车,出入酒肆歌厅、倚香偎玉,快活逍遥。为防他人行劫,甚至于1997年购得手枪一枝、子弹5发……四贾建军之所以能够形成气候,成为义乌“联托运大王”,成为以他为首、团伙成员达二三十人的黑恶势力首领,与他用欺骗的手段为自己制造了层层光环和不惜重金为自己寻求到重重保护伞有关。为了美化自己,他在自己的头顶虚拟了层层光环以欺世盗名,在他头顶的层层光环中,有“能人”、“企业家”等桂冠,有“善于开拓,为义乌经济发展作贡献”等美誉,也有“敬老爱幼”的赞词。他在老家贾伯塘村营造的豪华别墅,专门提供给村老年协会无偿使用。为博得他人的口碑,不管生意盈亏,每逢春节,他都会给村里的老人300元至500元的红包。在同行中,他以“讲信誉”等伪善面目出现,开拓市场。在属下中,他以“讲义气”来笼络人心,以送股凤凰彩票(fh03.cc)份、送回扣等手段来使这些打手死心塌地为他卖命。曾经为贾建军鞍前马后打斗卖力的恶势力团伙头子陈东讯被公安机关抓捕后,贾建军显得十分“仗义”,除运用自己的关系网帮他说情开脱外,还出资50万元,让他人为其活动、跑关系。

  通过一系列精心策划和疯狂砍杀,“乐清帮”损失惨重,不得不偃旗息鼓,退出了柯桥至北京的货运市场。而以牟老七为首的“四川帮”自恃人多,依旧经营柯桥至北京的货运业务,使贾建军十分恼怒。一般的打打杀杀镇不住牟老七,贾建军便指使陈旭民与牟老七大干一场。1998年4月20日,牟老七手下组来的货物被贾建军手下人员截得,贾建军料定牟老七会来抢货,便让陈旭民、朱流兵组织打手,以便应付。朱流兵立刻打电话到义乌,通知黑社会打手陈东讯、楼珍明、黄允钱等20余人前来斗殴。陈东讯等人携带刀具等,立刻租了辆面包车连夜赶到了柯桥,集体住宿,等候斗殴的时机。果然,自以为天不怕、地不怕的牟老七带着手下七八个人来到贾建军的托运部索要货物。正守候一侧的陈东讯、楼珍明等人见状大喊一声,一拥而上,拳打脚踢,挥刀砍杀。牟老七等人见事不妙,只得落荒而逃,结果仍有二人被砍成轻伤(偏重)。此一役,使得牟老七元气大伤,不得不停止了柯桥至北京的货运业务。

  “要赚大钱,就要干联托运!”一帮小兄弟在一起胡吹海侃,使一心想出人头地的贾建军心旌摇曳,跃跃欲试。1989年他真的放弃了在义乌摆地摊的小生意,来到绍兴柯桥,经营货运业务。先是经营从柯桥到青岛、柯桥到山东周村的线路,开始生意并不好。颇会算计的贾建军分析后,决心用信誉来开拓市场,对一两个包的零星业务,他也不推辞。有时货少明明要亏,他咬咬牙,自己扛包,自己押运,将零星货包一一准时送到目的地。渐渐地,他赢得了客户的信任,货源逐渐增多,1992年下半年经营业绩大幅攀升,腰包渐渐鼓了起来。1993年柯桥至北京线路发生一起重大凶杀案,经营的老板逃跑。贾建军、骆守潮、何信樟、姚梦华4名义乌老板协商后,共同承包柯桥至北京的货运专线。由于经营有方,不到半年,不仅弥补了该线路前经营者造成的损失,并开始赢利,1994年赢利更是达400万元至600万元。此时,北京的“浙江商贸城”开张,而货源大多来自柯桥。一时,柯桥至北京线的货运生意异常红火,贾建军等人可谓坐拥金山,日进斗银。

  贾建军十分注重编织“关系网”,不惜重金寻求保护伞。还在柯桥经营时,他就有意识地在公安、交通等部门结交“朋友”,以便“有事”时能够派上用场。他的这一套有时也果真奏效。因此,尽管他的手下在柯桥屡屡将他人打得头破血流,砍成重伤轻伤,但抓进去没几天,在贾建军的说情串通下,都能够付点医药费后取保候审,尔后便不了了之。有时,贾建军甚至让打手戴上白手套,以便执法人员辨认,对他的手下人员不予处理。在一个偶然的饭局中,贾建军认识了义乌市公安局副局长吴新华。为了巴结上这位义乌警方分管治安的领导,当晚,贾建军就奉上见面礼购物券8000元。春节时,硬塞给吴新华人民币10万元“贺岁钱”。“做人有两件事很痛,用针锥戳自己,肉痛;从自己的腰包里掏钱给别人,心痛!可我这样做,与这些有头有脸的人交朋友,无非是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价,万一有事时,求得帮忙呵!”贾建军谈及此事时,流露出寻求“保持伞”的初衷。然而自认为“钱能通神”的贾建军,“投资”也确是有回报的。在吴新华的帮忙下,贾建军手下多次打架斗殴事件,均受到从轻发落,甚至不了了之。

  一 要真正认识贾建军,还得从他如何发迹起家说起。

  一场以垄断市场为目的的打斗,最终以贾建军如愿以偿而终结。自1998年5月开始,柯桥至北京的货运市场一直为贾建军等人所垄断。三尽管贾建军在柯桥通过垄断经营、不正当竞争,钞票赚得盆满钵满(约2000万元),然而,1998年9月一个偶然的机会,贾建军决定将柯桥的业务让其他股东打理,自己回到义乌,承包义乌、艮山门至东三省的铁路行包专列。开始每天为15至19个车皮,2000年8月开始为每天19个车皮,自己为公司的惟一股东。由于货源少,“哐当哐当”来去的车皮大都只装了二三成货,同时,经常晚点,火车托运的信誉上不去,一年下来亏损达1300多万元。贾建军分析后认为亏损的原因:一是铁路方面经常晚点、信誉差、运期长;二是公路争货源,货源分散。为此,贾建军马不停蹄地找铁路部门,要求解决正点、提速、降低运价、车厢扩容等问题。结果一一得到了解决,剩下的就是货源问题,贾建军使出了四招。第一招是与省内到东三省的主要货源地如宁波、温州等地货运公司联营,让他们将原来公路运输到东三省的货全部运至义乌,由贾建军的货运专列营运,由于铁路比公路运价低,彼此均有利可图,这一招立刻奏效。第二招是对义乌、东阳、浦江等地到东三省的托运部采取收购、承包的方式“吃”过来。第三招是对义乌、东阳、浦江等地不愿被承包、收购的托运部进行压价竞争,将原先运价每公斤0.9元压至0.35元,而当时铁路运价在每公斤0.5元、公路运价在0.65元方能保本。贾建军不惜“大放血”,果真压得不少托运部俯首称臣,低价承包、转卖给了贾建军,第四招是对那些软硬不吃的“硬骨头”,贾建军又使出了他的拿手好戏:打!如东阳至沈阳托运部股东何玉平,因贾建军的压价,使原先每年有100多万元的利益反而造成了亏损,在贾建军等人的淫威逼迫下,只得以30万元转卖给贾建军。贾建军见基本垄断义乌、东阳、浦江至东三省的货运市场后,立即将每公斤0.35元的运价提高到每公斤0.90元,牟取暴利。何玉平见状又开了个托运点,以较低价格联络老客户组货。贾建军为巩固刚刚形成的垄断地位,便派手下的朱流兵、赵卫兵等人去教训何玉平。结果何玉平被跟踪至偏僻处打得满脸是血,造成轻伤,此后果真不敢再经营义乌至东三省的货运。如此事例,不胜枚举。

  5月20日,贾建军被依法逮捕,等待他的必将是正义的审判。(童三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