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上海天津汽车限购方式的比较分析

编辑:凯恩/2018-11-19 09:04

  最近关于车辆限购的信息有三条:第一条是天津市政府12月15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实行小客车总量调控管理以及实施机动车限行交通管理措施,从2013年12月16日零时起,在全市实行小客车增量配额指标管理,增量指标必须通过摇号或竞价方式取得;第二条是北京市今年最后一期车牌摇号将在本月26日进行,而所北京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办公室公布,截至目前,共确认有180多万人参加今年最后一期摇号;第三条是上海市机动车额度管理办公室决定,2014年上海将试行一次性公布机动车额度年度投放总量10万张左右和选择72600元最低“警示价”措施,并实施个人、单位机动车额度分场投标拍卖。

  至此,中国四大直辖市中除重庆外,北京、天津和上海都进入到汽车限购行列。应该来讲,最近出台汽车限行的天津市场对于汽车限购所采用的“摇号+竞价”的方式,看似总结了北京和上海所分别单纯实施的“摇号”或“竞价”方式的不足,而采取的一种中和方式。但在笔者看来,无论是单纯的“摇号”或“竞价”方式还是“摇号+竞价”的组合方式都明显存在不足。

  从北京市实施的“摇号”方式来看,即将于本月26日举行的今年最后一期摇号,参与者多达180多万人,此次摇号中签的概率无异于买彩票中大奖的概率。而单纯的采取“摇号”的方式,会让想要购买汽车的消费者动员其能动员的所有在北京的关系,如亲戚、朋友和同事等参与到这块规模浩大的摇号大会中。因此,180多万人参与摇号,但其中真正有购买需求的人估计并没有180多万,估计最大只有数十万人。当然,北京这种单纯的“摇号”方式,相较于上海这种“拍卖”的方式还是多少要显得更为公平一些。

  从上海市场实施的“竞价”方式来看,无疑是将汽车消费的门槛向前提升了一大步,将大部分刚刚有汽车消费能力的群体挡在了门外。而这种单纯的“拍卖”方式,更多的体现的是一种富人间的游戏,更多的体现的是一种社会的不公平,剥夺了一部分刚刚有汽车消费能力群体平等享受汽车的权利。一块车牌的最低“警示价”就达到72600元,这个价格都已经能够购买到一辆合资品牌经济型甚至是中型轿车。曾几何时,有业内人士说中国的汽车将以斤卖,相信他没有想到的是一块重量远不及一斤的车牌居然卖出天价。相信很多汽车企业都会羡慕上海的车牌这种史上最高价且还有人蜂拥而至来抢购的情况。

  而从天津市实施的“摇号+竞价”的方式来看,显然天津市这种组合方式是其借鉴了北京和上海在汽车限购方面的经验,看似是一种更优的方式,但在笔者看来,实际是一种更难以平民心的方式。当普通消费者通过“摇号”方式以买彩票中大奖的概率和心理来争取车牌的同时,看到那些对一块车牌高达数万元价格不屑一顾的富人们通过竞价的方式轻松赢得车牌的时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因此,笔者认为,目前三大直辖市所采取的各种限购措施都应该还有改进的空间。笔者有一种建议,就是无论是哪种方式,都应该根据各个细分市场来分配指标,比如A00级到豪华级以及SUV和MPV等各个细分市场都应该分配相应的指标,让各个消费层次的消费者都有平等的机会来购买汽车。也就是说,如果是摇号的方式,则根据各个细分市场的市场份额并结合交通、环保及能源等情况来分配指标,如果是竞价的方式,则根据各个细分市场汽车产品的整体售价区间来确定各个细分市场的梯价竞价区间,同时根据各个细分市场的份额及结合交通、环保及能源等情况来分配在各个细分市场的车牌分配量。由此,无论是“摇号”、“竞价”或者“摇号+竞价”哪种方式,消费者都能尽可能的享受到公平竞争的权利。

  哈里木江(中文名尹智)今年27岁,来自哈萨克斯坦,他在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功能神经外科读研究生。…[详细]